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社會 > 正文

舊案追憶:轟動上海兩大命案案犯同日被槍決

日期:2019-07-24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這起突發的硫酸毀容案件震驚上海灘,一時間,街談巷議,沸沸揚揚;滬上媒體,更是開足馬力,有關事發過程的新聞報道鋪天蓋地,洶涌澎湃。
撰稿|趙進一

  

  生遭遇奇事無數,印象最深的要數23年前(當時我在市公安局對外宣傳部門工作)發生的一幕:我曾經報道過的一男一女兩個人物,他們一個來自天南,一個來自地北,生平素無“交叉”,卻在同一天、同一個時辰、同一個地點被執行死刑,而且當時我就在現場,目睹了這兩個人被槍決的全過程。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經歷這樣的場面。



仇恨,第二種硫酸


  先說女人,她可謂是一位石破天驚之人。

  1996年9月11日,中國第11屆教師節的第二天,上海發生了一起震驚全市的“硫酸毀容案”。那天中午12時55分,楊浦區有一個名叫楊玉霞的小學女教師,將硫酸澆到一名9歲小女孩的頭上。大半瓶具有高強腐蝕性的濃硫酸從頭頂淋到腳背……然后,她丟下撕心裂肺慘叫著的小女孩,飛奔到距學校不遠的情夫徐某家,乘徐某之妻不備,把剩余的濃硫酸潑向她。做完這一切,她面不改色地走進派出所“投案自首”。

  造就這一瘋狂舉動的起因,是楊玉霞要求與之茍且日久的徐某和老婆離婚,然后與她結婚,但那個“只想玩玩”的男人堅決不同意。兩人多次“談判”無果,遂爆發了劇烈的爭吵。女人由愛生恨,決定親手“毀了這個男人”。

  沒想到她竟會用如此卑劣、惡毒的手段實施這個“決定”。后果可想而知:這對突遭硫酸重創的母女“體無完膚”,面目全非,落下終身殘疾:女兒雙目失明,母親瞎了一只眼睛。楊玉霞的手段既殘忍,又毒辣——她深知,重傷那個她曾經愛過現在又恨之入骨的男人,不如重創其妻女(尤其是其鐘愛的女兒),讓他天天面對“那樣兩副面孔”,痛徹心扉,生不如死……

  這起突發的硫酸毀容案件震驚上海灘,一時間,街談巷議,沸沸揚揚;滬上媒體,更是開足馬力,有關事發過程的新聞報道鋪天蓋地,洶涌澎湃,但由此引發的婚姻、道德、法律等層面的啟示與思考的深度文章卻鳳毛麟角。直至兩個月后,這個“新聞熱點”才慢慢地冷卻了下來。

  當時的《解放日報》有個“拳頭產品”,名曰“專稿特稿欄”,每隔兩周發一篇一整版“重磅文章”,題材皆源于發生在全國各地的“重、特、大、奇”新聞事件,發表的文章要求具有重大新聞價值和社會現實意義。欄目的主編是該報頭號筆桿子、高級記者熊能。在他的邀請下,我成為該欄目的特約撰稿人,先后在該欄發表近十篇整版文章。

  “硫酸毀容案”發生后,由于各路媒體(包括《解放日報》其它新聞欄目)都“全面出擊”,故“專稿特稿欄”一直按兵未動。

  毀容案發生兩個多月后的一天,我與熊能在寶山不期而遇,我忍不住對他說,毀容案這么大的一件事,你的“專稿特稿欄”居然沒有發聲,說不過去呀!他說,有關此案,大大小小的報道汗牛充棟,不下千篇,我們還去湊什么熱鬧?我說,發表出來的文章多為案件發生過程的報道,我們是否可找個新的視角挖掘一下,寫得深一點?況且我們“專稿特稿”欄目的版面大,有條件把話說得透徹。

  他覺得我言之有理,于是我們決定合作撰寫此文。當天晚上,我們就一起討論用什么角度,把文章寫深刻,寫得與眾不同。我們很快獲得共識。導致發生此起慘案的深層次原因是:硫酸是毒的,但“宣泄著的私欲”比硫酸還毒,是另一種“硫酸”,這就是文章的主題。由此,我們把文章的標題定名為《第二種硫酸》。

  接下來我們擬定了采訪計劃,確定了采訪對象和不同的側重點。在連綿的陰雨中,我們先后到受害母女就醫的長海醫院和楊玉霞所在學校進行實地采訪,并與楊的丈夫、律師及徐某的親屬、朋友等作了詳談(楊玉霞本人是待決死囚,已無與其面對面采訪的機會)。歷時一周,方才完成采訪。最后,由我執筆,按上述思路,擬就近8000字的初稿,但文章的第一節擱著,暫時不寫——熊能說,文章發表的時間節點非常重要,你應該親自去刑場,仔細觀察行刑過程及楊在她人生的最后時刻的表現,據此補寫第一節。他說,文章在楊被執行死刑后的第二天發表,影響才會最大。



兩大命案案犯同日處決


  不久,我獲悉,12月11日上午是楊玉霞被執行死刑的日子。那天,上海人民廣播電臺的早新聞播報了這一消息,此案再次引起市民的極大關注。上午9時許,在上海市二中院法庭等候已久的我,終于見到楊玉霞被法警押了出來。她戴著一副黑框眼鏡,身著紅衣藍褲。知道自己死期已至的她看上去并無害怕的樣子,仰著頭平靜地聽完法官的判詞:“被告人楊玉霞傷害無辜,手段殘忍,后果嚴重,高院駁回其上訴,維持原判死刑,立即執行。”

  隨之,一輛呼嘯著的囚車從二中院當時的駐地楊浦區齊齊哈爾路飛馳地處閔行區梅隴鎮的刑場。囚車上,我坐在幾位法警的中間。被五花大綁的楊玉霞則席地而坐在車尾右側車窗旁,我不時地回首觀察她的神情。只見她始終保持著一個姿勢,冷漠地注視著窗外,目不轉睛,她知道自己正在駛向生命的盡頭。

  當時,正值房地產大開發,囚車駛入梅隴鎮后,目力所及,不是一幢幢新建的高樓大廈,就是馬達轟鳴的建筑工地。漸漸地,高樓和工地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連綿起伏、無邊無際、高達數十米的“泥山”,顯然,這都是建房時掘土機挖出來后堆放在路邊的爛泥。囚車在黑黝黝的“泥山”之間的“峽谷”中穿越了十多分鐘后,方才到達一大塊荒地,這就是刑場。從法院到刑場,囚車行駛了45分鐘。

  刑場上有兩個間距約5米,用竹竿支起來的油毛氈大棚,一東一西,棚內各置一大堆黃沙。囚車在西邊的大棚前停下,我與法警一起下了車。隨后法警喝令楊玉霞下車。楊昂首挺胸、動作麻利地走下車來,神色異常鎮定。法警從各個角度對她拍照,驗明正身,正準備對其行刑時,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又一輛囚車疾駛而至,停靠在東頭大棚旁邊。

  從車上跳下幾名法警,對我們這邊作了幾個手勢,“這邊”馬上心領神會,命已經驗明正身的楊玉霞重返囚車。我暗暗吃驚,搞不懂是怎么回事。只是腦海里閃過一念:楊玉霞案不會重新判決吧?但只是一瞬間的念頭,我當即否定了這個可笑的想法,而此刻的楊玉霞非常“聽話”,立即乖乖地重上囚車,在原地蹲下——至少,她可多活幾分鐘了。

  與此同時,從東頭那輛囚車上下來一名二十來歲的男性囚犯——這就是我接下來要說的男人。

  此人的頭頸上掛著一塊牌子,上書“涉外持槍殺人搶劫犯許慶國”。我見字大驚,此人不就是我曾經報道過的一手制造了 “94.11.23”涉外持槍殺人搶劫大案(即在上海虹橋賓館房內搶劫殺害韓國商人)的許慶國嗎?為偵破此案,上海警方六下中緬邊境,又到沈陽、武漢、煙臺、海口等地,轉戰南北,行程數萬里,歷盡艱辛,苦戰600多個晝夜,在兄弟省市警方的鼎力相助下,這個兇殘的犯罪分子終于在1996年6月10日落入法網。我當時曾作了詳細采訪報道,分別發表在《解放日報》、《新民晚報》及《人民公安報》等新聞媒體上。

  我無論如何想不到,這兩名窮兇極惡的犯罪分子今天竟然殊途同歸,“相會”于此,共赴黃泉。而作者我,既寫了他們,又親眼見證了他們的下場。

  我正在感慨之際,法警摘下許慶國的牌子,驗明正身后,將其推至黃沙堆前跪下,然后,用槍抵住其后腦勺,一槍斃命。兩分鐘后,一輛殯儀車駛來,拖走了尸體。緊接著,輪到楊玉霞了,同樣的一幕重現。不同的是,此刻的我離開黃沙堆僅半米之遙,當鮮血從黃沙堆里滲出,行將流抵我鞋頭時,我方才往后退了幾步。

  囚車返途中,我在外白渡橋下了車,直奔漢口路上的《解放日報》社,向熊能詳述了刑場所見,隨后補寫了文章第一節,又一起對全文作了校訂修改。第二天(1996年12月12日),我們的心血結晶《第二種硫酸》在《解放日報》“專稿特稿”欄整版刊出。當日,時任《新民晚報》總編輯的丁法章讀早報時見到此文,果斷撤下原定長稿,轉載此稿。此稿在上海灘引起極大轟動。文章發表的第二天上午,我在公交車上見一位中年婦女對身邊一個中學生模樣的女孩說:昨天報紙上有關楊玉霞的文章看了么?女孩子可要當心啊……

  時隔23年,每當我回想起此事,總會自問:當年一起婚外戀引發的案件竟會引發如此大的轟動,要是放到今天,又會出現怎樣的場景?在社會更為多元化的今天,會出現“第三種硫酸”嗎?


鏈接:楊玉霞毀容案


  楊玉霞毀容案,是1996年9月11日發生在上海的一起硫酸毀容致殘案。

  28歲女教師楊玉霞婚外戀不成,向其外遇對象的妻女澆潑高濃度硫酸,造成被害人母女面部和身體嚴重受傷。

  三個月后,楊玉霞本人被執行槍決。由于兇手的偏執狠毒,導致此案一度轟動上海,震驚全國。

  楊玉霞是一名小學教師,楊玉霞婚后與丈夫情感不合, 1995年,回到娘家的楊玉霞遇到了同樣家庭生活不如意的老鄰居徐某,兩人很快成了一對婚外情人。但是數月后楊玉霞發現,徐某不可能與他妻子離婚。同年8月,兩人開始爭吵。

  8月8日,徐某正式向楊玉霞表明分手,并拿出5000元作為補償。此后,徐某還找到楊玉霞工作單位,向領導坦白兩人的婚外情,試圖通過楊玉霞單位的領導來平息兩人的感情糾葛,可是徐某的坦白更加激怒了楊玉霞,她認為自己的家庭不但毀了,而且在學校和社會上都失去了面子,于是萌生了報復徐某的想法,她在給自己的丈夫寫下一份遺書后開始了她的報復計劃。

  1996年9月11日中午12點55分,楊玉霞攜帶兩只裝有濃硫酸的玻璃瓶,將徐某的女兒、年僅8歲的該校三年級學生徐麗君騙出學校后帶到附近一個建筑工地旁,以幫她洗頭為借口將其中一瓶濃硫酸從徐某君的頭頂部澆下。

  幾分鐘后,楊玉霞騎自行車到了徐某君家,用另一瓶濃硫酸潑向了徐國初的妻子——36歲的顧某,然后迅速離開現場逃逸。該毀容案,導致顧某母女面部和身體嚴重受傷,其中徐某女兒被毀容并雙眼失明。

  1996年11月1日上海法院一審判決楊玉霞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1996年12月10日上海最高人民法院宣判駁回楊玉霞上訴,維持原判死刑,立即執行。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下载秒速时时 原油真能赚钱吗 牛市短线和中长线谁赚钱多 诚信彩首页 做项目如何赚钱 抖音APP主要靠什么赚钱 彩金捕鱼 2016快过年卖什么赚钱吗 自己用手机赚钱 龙王捕鱼必赢窍门 球手们老板靠什么赚钱 233小游戏赚钱是不是 掌中彩苹果 会玩会工作会赚钱 青海养牛羊赚钱吗 全民麻将看牌器辅助作弊器 网络兼职如何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