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人物 > 正文

像精制手表一樣打磨大飛機零件

日期:2019-07-24 【 來源 :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一個好工匠不僅能做常規工作,而且要做全新工作;不僅要加工熟悉的零件,而且要加工新設計的零件;不僅要在日常工作中,一絲不茍、保質保量,做好每一件產品,而且在遇到重大技術難題時,要敢于迎戰,勇于創新,攻堅克難,完成任務。
撰稿|孫洪康

口述|胡雙錢


胡雙錢


  男,1960年7月生于上海,祖籍浙江蕭山,中共黨員。1978年宜川中學畢業后,就讀于上海飛機制造廠技校,1980年12月進上海飛機制造廠工作,現為中國商飛上海飛機制造有限公司零件加工中心數控車間鉗工一組組長。2002年獲上海市質量金獎,2009年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15年獲評全國勞動模范、第五屆全國道德模范及感動上海2015年度十大人物,2015年,中央電視臺拍攝播映了大型紀錄片《大國工匠》,他是其中8位“崗位超人”之一。他因突出貢獻,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2016年榮獲“上海工匠”稱號,上海市五一勞動獎章。


  是一名普通工人,出生在一個平民家庭。我這一生中最幸運的事,就是和飛機結緣。


生在上海的放牛娃


  我父親是浙江蕭山人,母親是紹興人,父親年輕時到上海謀生,在一家咸菜作坊做工,每天起早貪黑做著腌咸菜、發豆芽的工作,后來這家作坊并入普陀區副食品公司。我母親在家操持家務、照護孩子。

  1960年7月我出生在上海,家里排行老四,上邊有一個哥哥、兩個姐姐。當時,我們一家靠父親不高的收入維持生計,生活相當拮據。我的出生,更是讓家里的經濟壓力突破了能承受的底線。我母親只得進廠打工掙錢,貼補家用。我很小的時候,就被父母送到紹興鄉下,由嫁到紹興農村的姑媽帶大。

  我在浙江紹興農村度過了童年,在老家,我6歲就學會了獨自放牛,現在回想起來,這兩年的“放牛娃”經歷十分難得,既培養了我辛勤勞作的習慣和體格,又鍛煉了我的膽量和化險能力。

  到上學堂的年紀,父母親將我接回上海。從農村到城市,看到的事物變化很大,一切我都感到新鮮,加上我的個性又喜歡琢磨事,常常會想自行車的輪子為什么能夠轉動?收音機為什么能夠發出聲音?縫紉機為什么能夠穿針引線縫衣服?

  在能轉動的機器里,最讓我著迷的還是飛機。我常想,飛機這么大的家伙為什么能夠在天上飛呢?飛機的“翅膀”能夠拍動嗎?

  那時,我家在中山北路滬太路近旁,有時會有飛機飛過,飛得很高,離得很遠,實在看不清楚。我一直想找個機會,看看飛機到底是怎么飛上天的。

  后來,聽人說我家往北十六七里的地方,有一個飛機場叫大場機場,那里停著不少飛機。一天,我鼓動兩個小伙伴和我一起走了兩個小時摸到大場機場,離飛機不遠,我們躲在跑道邊的農田溝渠里,耐心等著飛機起飛。


喜歡動手的小能人



  我們那個年代,家里窮,一年到頭過緊日子,能省1分錢就省1分錢,家里的物件,能自己動手做,盡量不花錢買。而我又特別喜歡琢磨手藝,特別喜歡動手,在這方面格外有興趣。小時候,小朋友們提根繩子抽陀螺轉著玩,我就自己尋塊木頭,鋸呀削呀做成了陀螺,用繩子一抽,轉個不停;小伙伴們玩“打游擊”的游戲,我也自己找了根粗點的鉛絲,做了一只很有戰斗力的彈弓,成了一名很受歡迎的“游擊隊員”。

  上初中后,我動手能力更強了。我看到有同學玩礦石機,戴個有收聽電臺廣播功能的單耳機,耳機里唱著歌,真好聽。于是,我迷上了礦石機。那些日子,虬江路、牛莊路街邊零件市場,淮國舊、中央商場等舊貨、小商品市場,是我時常光顧的“淘寶”地。幾家無線電修理商店則成了我蹲點偷藝的“培訓點”。經過幾番波折,我終于自己裝配成功了一架很有質量的礦石機。

  嘗到成功的甜頭后,我興趣更濃了,勁頭更足了。后來,我自己動手組裝收音機。等到社會上流行喇叭箱后,我又緊跟潮流,自尋零部件,自己動手做,很快按照家里住房特點制成喇叭箱,音響效果很不錯。

  那些年,社會上住房緊張,幾代人擠在一起是常事,家里擠出一間作“婚房”,一般都是自己動手裝修。我的裝修手藝在我的生活圈里是小有名氣的。一是我鋪地坪的手藝高超,二是我的吊平頂水平也不一般。

  我許多同事、朋友都曉得我喜歡動手,有幾門手藝,但是知道我有縫紉手藝的人卻很少。

  我技校一位同學一畢業就張羅結婚,他邀請我做伴郎,也知道我家里沒有西裝,想破費給我做一套西裝。為好友當回伴郎,這是應該的事,怎么能收人西裝呢!我就放言自辦西裝,讓這位好友一百個放心。

  其實,我做服裝是有扎實基本功的,家里有臺縫紉機,我是主要的“操作工”。西裝是一個新項目。于是,我先到書店買了本西裝裁剪書,進行“理論準備”;隨即購置布料,立馬進入實踐階段。終于,西裝完成,我穿著它,打著領帶,瀟瀟灑灑做了一回伴郎。當時,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這套西裝,漏了一處未打褶,因而有一處欠平整。


實現兒時夢想的技校生


  1977年秋,國家恢復高考制度。由于小學和中學受到“文革”影響,1978年,正值中學畢業的我清楚自己當時的文化功底,若是要考大學,還有一點兒差距,然而依據統考成績,當年我是完全可以選擇填報中專的,當然也可以選擇進入技校。

  我回家和父母親合計,他們異口同聲認為進工廠當工人是個鐵飯碗,進技校學技術,會有出息,俗話講“荒年餓不死手藝人”。由于在這一檔同學中,我的分比較高,被技校中錄取分數線最高的5703廠技校錄取了,錄取通知書上寫招生單位是“708工程指揮部”。

  剛領取這份錄取通知書時,我看了半天,不明白708工程是什么意思。后來,老師告訴我,708工程就是“運十”飛機項目,這是5703廠技校專門為“運十”項目培訓技能工人開的班,而5703廠就是上海飛機制造廠,是一家軍工單位。這是上海飛機制造廠辦的技校,學生畢業都是去造飛機的。

  聞聽此話,我張開的嘴半天都合不攏。我從小迷飛機,這個夢想終于要實現了。

  1978年,我很幸運地進入5703廠技工學校就讀。進技校后,第一位帶教我的老師姓楊,他也是上海飛機制造廠的一位技術精到、作風嚴謹的老師傅。楊老師對學生要求嚴格,但態度和藹。有一句話,他常說,我記了一輩子,他說:“學技術雖說重要,但不是第一位的事,第一位應該是學做人,這是最重要的,做生活要憑良心!”

  我在技校的第二位帶教老師也姓楊,也是上海飛機制造廠技術響當當的老師傅,還是上海市勞動模范。他的作派更加硬漢,對我們這批學生加徒弟更加嚴厲。他要求小鉗工必須苦練基本功,一上鉗床就必須站著干活,決不準我們坐著干活。二是用榔頭敲打鑿子的活,楊老師從來不準學生戴手套把持鐵鑿,執意要求我們一手赤手扶著鑿子,一手使勁揮錘擊鑿,半天下來,練得我右臂酸脹,左手腫痛。

  練了一個多星期,直到敲擊的手勢像點樣了,敲擊的準確度也高了,才讓我們練習銼刀。銼刀技術,也是我們鉗工的基本功,一個零件在鉗床上夾緊了,用銼刀不停地銼,很枯燥,很辛苦,但我們的目光一直注視被銼零件的細微變化。一個零件銼好了,就再銼下一個零件。

  今天,我回想自己在5703廠技校和在車間實習的學藝之路,對幾位帶教老師和廠里一批老師傅,都充滿敬意和感激之情。


參與“運十”項目的小青工



  在技校老師的嚴格帶教下,經過勤學苦練,我在鉗工技術方面打下了扎實的基本功,學藝的路上,從一起步,就走正了路子。

  人們常說:有幾分辛勞,就有幾分收獲。在我們技校組織的技術考試中,我脫穎而出,我干活的手勢首先得到監考老師的好評,加上我制作的“六角鑲配”零件,角銳圓潤,面平光亮,內外尺寸不差分毫,因而取得高分。

  這次考試后,老師就讓我這名技校生還未畢業就“破格”進車間一線干活,直接參與了“運十”項目的零件模具的制造。

  讓我直接進車間頂工,我知道這是技校老師對我的認可和器重;讓我直接參與重大項目“運十”飛機的零件制造,我曉得更是車間領導對我的信任和培養。我心里拎得清,工作更帶勁。每天早到晚走,辛勤工作,當技校放寒暑假時,我仍然堅持上班。

  1980年,我從技校畢業,正式進入5703廠,成為上海飛機制造廠一名年輕工人,繼續參與“運十”項目的零件模具的制造。

  剛進車間,我被安排在鉗工崗位。我跟著師傅依然從最基礎的工作做起,繼續操練敲鑿子、銼零件的基本功。

  我們車間加工的飛機零件是精度要求高、技術難度大的精細活,我全神貫注地看著師傅操作,還對機械圖紙繪制、工序編制、公差配合的疑難問題,一遍遍向師傅討教,努力提升技能。在車間,我隨身帶著本子和筆,常常將各種零件的樣子勾畫出來,還不時在本子上作出相應標記。為了克服一些技術難點,有時下班后,我會留下來,找一些廢棄的材料,在鉗床操作臺上練習,邊做邊悟。

  當時,“運十”項目的研制正進入關鍵階段,我們車間上下全神貫注配合“運十”項目的設計需要,隨時接受設計系統交辦的新任務,并全力以赴去完成。我當時雖然只是一個小青工,只能做一點輔助工作,但在一次次攻堅克難的歷程中,車間領導的組織統籌,技術人員的專業作用,高級技工的協同配合,我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

  那一天,5703廠全體員工終于迎來了我們自行研制的“運十”飛機的首飛。

  “運十”飛機終于起飛了,從機身后四臺發動機噴出的四條濃煙,猶如四條飛龍,追隨“運十”銀鷹直上藍天,很是壯觀。那天,全廠沸騰,全場歡呼。


“運十”下馬后的執著堅守


  “運十”項目在實現首飛后不久,由于多種原因突然下馬了。沒有飛機產品做,一臺臺機器停轉了,工人們沒工作可干,一下子也變得沒了方向。那時,廠區變得很安靜,特別是大片空曠地上雜草叢生,常有野兔、野雞出現。

  生活還得繼續,工人總得干活,有些工人跳槽去了其他工廠。因為我們造飛機的工廠制造的是技術含量高的產品,所以我們廠的技術工人,無論到哪個單位都受歡迎。

  那段日子,我很痛苦、很糾結、很難熬,我技術很好,許多企業都向我招手,邀請我去他們單位上班,有的甚至開出3倍的高薪。

  是走還是留?是跳槽還是堅守?我的心中起了波瀾,腦中兩種想法在打架。我沒有很快作出決定,而是再等一等,再看一看。慢慢地,我的心緒也漸漸平靜下來。

  我小時候是那么愛飛機、迷飛機,后來能進飛機制造廠,今天怎么能為了錢就放棄理想呢?我堅信,自己喜歡的飛機制造業會有發展前景,即使民航飛機暫時不上馬,軍用飛機總得制造,所以我們這個廠子不會關門,機會總會有的。

  就這樣,在“運十”項目下馬后,我執著地堅守著,好在我一直技不離手,每天依然在精制打磨各種零部件,雖然它們都不是裝配在飛機上。

  那幾年,廠里承接的民品很多,回想起來,我曾參與做過電風扇、絞肉機,還做過大客車座椅、冷飲制造設備等等。

  那些年,我在動手做民品零活時在技術上依舊是嚴格負責、一絲不茍。2002年10月,我榮獲上海市質量金獎,有一家企業公司來挖我,并許諾會獎勵給我市場價不低于9萬元的一套一室一廳房子。這次,誘惑力很大,但還是被我堅決拒絕了。

  在飛機制造業堅守下去,我初心不改,決心堅定!

  我在飛機制造廠堅守的日子里,還直接參與過航天火箭零部件的制作。因為對我工作態度和技術水平的信任,一次,廠里讓我與師傅楊妙根結對承接任務,負責加工航天長征三號運載火箭331大梁。楊師傅是上海市勞動模范,他精湛的技術、鉆研精神令我們敬佩。

  331大梁頭部開檔尺寸按圖紙標注應為0.08毫米精度要求,當時我們的機床在加工時無法達到這個要求。這是一個非常棘手的難題。楊師傅實踐經驗豐富,干活時又善于動腦筋,他自制了兩塊標準的止通塊,作為加工時尺寸對照標準。其中一塊做研磨。另一塊作為尺寸控制對照塊。操作時,先用銼刀銼到基本尺寸,再用研磨塊進行研磨,終于使產品達到圖紙的設計要求,確保了航天器的質量。楊師傅的鉆研精神和工作方法,給我樹立了榜樣,影響我一生。


大飛機夢重新點燃


  等待出現轉機,堅守迎來希望。我終于等到了我們國產民航飛機項目重新上馬的一天,終于迎來了中國民航飛機自主研制發展的春天。

  我國自主設計研制的ARJ21新支線飛機和C919大型客機,經國務院批準,分別于2002年和2006年立項。2008年中國商飛公司成立。這一喜訊,讓我熱血沸騰,心潮澎湃。我終于又能自己動手,參與制造我們自主設計的飛機了,又能為我們自己的飛機飛上藍天貢獻我一個一線技術工人的技術、經驗和智慧了。

  這兩個飛機項目立項時,我才四十多歲,可以說正當年,無論是技術水平、實踐經驗,還是體力、眼力、腦力,都處于最佳年齡段。我一次次告訴自己:我能趕上中國民航飛機研制發展的春天,是我一生最大的幸運;我能將自己的生命、精力融化在中國大飛機制造的偉大事業中,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一個普通工人,能將自己的心血、智慧和全部手藝奉獻給我們的大飛機,不虛此生。

  十多年來,在ARJ21新支線客機和C919大型客機的研制過程中,我在自己的崗位上,隨時聽候指令,接受任務,從不畏難,從不叫苦,從不延誤,從不言棄,不斷創新,不懈攻關,發揮著獨特的技術作用,確保了支線客機試飛取證和大型客機總裝試驗的需要。

  一次,新支線客機研制中,根據改進設計的要求,需要趕制一個特制件。此時,我剛剛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收拾停當,準備下班回家。接到車間主任下達的緊急任務后,我先給家里打了個電話,隨即就打開特制件圖紙,仔細琢磨起來。

  細看圖紙后,我明白了,這是一項新的設計方案,若是靠車間里現有的數控機設備去做,就要先編制程序、設置工裝,只因時間太緊,不可能實現,所以要靠有經驗的技術工人來完成這樣的特制件。

  當晚由我牽頭,組建了有鉗工、鏜床工、銑床工共同參加的攻關小組,在技術員支持下,我們先研看設計圖紙,分析技術難點,確定加工方案,再由我劃線,爾后開槽、打眼、銼平,其間,鏜床、銑床、車床、鉗床各顯其能,協同配合,我們一直忙到凌晨3點許,終于完成這個特制件,并一次檢驗合格。

  C919大型客機的研制過程更加艱難,更加復雜,突然交辦的緊急任務更多,要求更苛刻。2014年5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了中國商飛公司,登上了C919樣機,并作了重要講話。他說,我們要建成一個強國,就一定要把裝備制造業搞上去,把大飛機搞上去。我寄厚望于你們!

  那天,我有幸作為公司勞模代表受到習近平總書記的親切接見,并在現場聆聽了總書記的講話。他還走到我們身邊同我們一一握手。

  總書記和黨中央的關注和支持激勵我們向更高目標攀登。2014年12月13日,一項根據新的設計要求確定的緊急任務下達到車間。這次是要我們制作C919大客機上壁板長桁對接接頭的特制件,要對26個局部結構均不同的零件分別加工,時間要求三天內完成。這種限時的新設計任務,在無工裝且無法在短時間完成數控程序編程的情況下,只能采取傳統工序和鉗工加工的方法來制作零件。

  這項突擊任務,還是壓在我的肩頭。我按老規矩,要求攻關組成員先要仔細研讀零件圖紙,認真查看數模。在日以繼夜的突擊加工中,我盯牢每一道程序,關注每一個細節,經團隊三天三夜齊心協力的努力,終于順利加工完成所有零部件,并經檢驗全部符合工藝要求。

  很多人認為,高精尖的飛機零件都是靠尖端設備制造的。但實際上,許多零件還是要靠手工來做,特別是研制過程中一些新設計的零件,角度很小或者有復雜的轉角時就無法用數控機器加工到位,依舊要靠有經驗的技術工人,用手工去做。這在世界民機制造業界是常有的事。


責任心是質量創優的動能


  我曾連續十二年被上海飛機制造廠評為“質量信得過崗位”,2002年,我榮獲上海市質量金獎,2009年,我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15年我被評為全國勞動模范,2016年我獲中國質量獎提名獎,2016年,我榮獲“上海工匠”稱號。

  2015年,中央電視臺攝制系列紀錄片《大國工匠》,我有幸成為8位“崗位超人”中的一員,現在回想起來,能獲得以上榮譽,最主要的因素,是我在擔負生產飛機零部件時,能確保其完美的質量;而確保質量的關鍵,則是高度的責任心。

  做什么事,都要上心,做技術活,更要用心,不能相差分毫。何況,我們飛機制造廠的工人加工制造的可不是一般的機械零件,而是在加工制造關系到千千萬萬乘客生命安全的飛機零部件。我們中國商飛公司員工有一句常說的話:“我們像精制手表一樣在制造飛機。”確實,造飛機是在打造大國重器,但為了追求質量,確保安全,我們需要有精制名牌手表的工匠精神。

  棋壇高手有重要對決后要復盤的做法,多少年來,我也養成了將一天工作流程“過電影”的習慣。每天臨睡前,我都要回想今天做了什么,有什么沒有做好。有天晚上“過電影”時,我想到白天給一只螺絲加固時是否再上了保險?一直沒有想清晰,而這道保險措施,能確保飛機在空中飛行時,不會因震動過大而導致螺絲松動。思前想后,我怎么也不踏實;輾轉反側,干脆一骨碌起身,騎了二十分鐘自行車,大約在凌晨3點趕到工廠,拆去層層外部零部件,哦,螺絲保險清晰出現,這才放下心來。


新時代呼喚工匠精神



  很多人認為工匠就是手藝工人,從事的是一種機械重復的勞動,其實工匠有著更深遠的含意。我認為一名技術工人能被稱為“工匠”,是對工人技藝的高度認可,也是對技術工人的工作態度和技術水平的稱贊。

  “工匠精神”是一種職業精神,它是職業道德、職業能力和職業品質的綜合體現,其基本內涵包括愛崗敬業、精益求精、專注用心、創新工作等幾個方面。依我個人的經驗和感悟,其中最重要就是兩條:第一是安下心來做好崗位工作,專心做自己熱愛的事,勝過愛這些事給自己帶來的收益;第二就是精益求精,精雕細琢,追求完美。只要做到這兩點,我相信每一個努力工作的工人師傅都能成為“工匠”。

  總之,“工匠精神”是優秀工人的基因,也是我們中國工人一代代傳承的基本品質,它是工人的本分,也是建設國家的需要,新時代更呼喚“工匠精神”。

  今天,回想自己能成為一個技術過硬的好工匠的成長歷程,除了有高度的責任心外,還有一點也很重要,就是要養成良好的工作習慣。

  第一,作為技術工人,一定要養成先看懂圖紙、再開工干活的習慣。當年入行時,師傅是這么教誨,39年來,我也養成了這個習慣:一上機床,先看懂圖紙,真真切切地了解要加工零件的工藝要求和技術規范,還要看明白此件有什么新變化、新要求;在接受零件時,還要對照圖紙檢查上道工序有什么不當之處,這樣才能及時彌補,減少差錯率。一次,在加工新支線接頭零件的劃線鉆孔工序時,我發現上道工序外形尺寸未加工到位,馬上給予及時補救,使產品質量得到了保證。如果當時,我只按自己這道程序去加工,此件必定報廢。后來,我又將這條經驗概括成四個一點:“慢一點、穩一點、精一點、準一點”。

  第二,我還養成了當一道工序完成后,我會定睛看一會兒、凝神想一會兒的習慣。我的心得是:再忙也不缺這半分鐘,確保質量最重要,何況我們生產的是要飛上藍天、關系千萬乘客生命安全的飛機。我這個工作習慣,又為我加工的零件質量加了一把鎖。

  如何保證產品質量,在三十多年的工作實踐上,我還總結了一套自己琢磨出來并很有成效的工作方法。如“對比復查法”“反向驗證法”,這些做法雖說給自己增加了工作量,但卻為確保加工質量、杜絕次品,上了“雙保險”。

  在一年年工作實踐中,特別是在一線車間直接為研制國產大飛機加工零部件的難忘經歷中,我體悟到,一個好工匠不僅能做常規工作,而且要做全新工作;不僅要加工熟悉的零件,而且要加工新設計的零件;不僅要在日常工作中,一絲不茍、保質保量,做好每一件產品,而且在遇到重大技術難題時,要敢于迎戰,勇于創新,攻堅克難,完成任務。

  C919大型客機是由數百萬個零部件組成的,其中有80%的零部件是我國第一次設計生產,其制造難度可想而知,而且很多公差極小的零件是靠高級技工手工操作來控制精度的。

  為打磨加工出大飛機的零部件,我將整個身心都撲上去了,幾乎每個周六都泡在車間里。這些年,我參與加工制作的大飛機零部件,最大的直徑為5米,最小的比別針還小。一次,廠里交下單子,要限時加工機上定位圈。我發現由于零件的直徑小,零件定位直口的孔徑更小,然而孔徑的深度卻比較長,故而內徑無法打表測量,也沒有專用量具可使。面對這道難題,我苦苦思索,反復琢磨,自創了一種測量孔徑內壁尺寸的方法。終于攻克難題,圓滿完成了此項精度極高的定位圈的加工任務。

  像這樣加工過程異常艱難的零件,這些年我做過許多件,每一次任務都是一次挑戰,每一次壓擔都是一次提升,每一次遇挫都是一次淬火,每一次磨礪都是一次飛躍!

  我這個人普普通通,平平常常,也沒其他什么本事,就有這么點機床技術,就有這么點手藝,我個人的命運能同中華民族共同關注的國產大飛機制造事業聯系起來,我的手藝、智慧、精力甚至一切都能奉獻給中華民族的航空夢,值了!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下载秒速时时 3d试机号 棋牌麻将胜率辅助器 wpsoffice赚钱 单机捕鱼达人2中文版 2011迅盈网球比分 2018做什么最赚钱6 奥客竞彩比分直播 李逵劈鱼游戏大厅下载 甘肃麻将作弊器 天天捕鱼电玩版破解版 吃喝玩哪个更赚钱 五福彩票游戏 梦幻西游最赚钱的单人 幸运农场 2015年0元开加盟店赚钱 福建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