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人物 > 正文

眼科“少帥”鄒海東:抵達了心儀的彼岸卻始終不忘“初心”

日期:2017-12-04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醫療的發展是依靠一代代人傳承和開拓的。鄒海東從張皙、許迅等前輩身上看到了精湛醫術和開闊視野,但他又敏銳地意識到,世界上沒有兩條相同的河流,身為世紀之交的“醫學新一代”,自己的醫學科研路怎么走?如何推陳出新,這是他這一代的使命和責任。
撰稿|齊乃聰
 
  冬早晨6點,許多人還在酣睡,街上空空蕩蕩,他已經出門了。
  步行、乘地鐵、再步行,他準時出現在靜悄悄的醫院辦公室,離8點上班還有一段時間,他或翻閱資料或病歷,或換上白大褂檢查病人,或思考醫院管理事務,新鮮每一天幾乎都這樣開始的,這是他大學畢業從做“小醫生”起就養成的作息規律。一晃20年了!
  如今的他,40多歲,外貌依然顯得年輕、英俊,眉宇間透著朝氣和帥氣,但從專業成就和影響力看,許多人以為他有了“一把年紀”:他目前的崗位是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眼科中心副主任,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上海市眼科醫院)黨委書記兼常務副院長,而學術兼職像似老教授可以列出長長一串:中華全國防盲技術專家指導組副組長;中華醫學會眼科分會防盲學組副組長;中國醫師協會眼科醫師分會防治視覺損傷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華超聲工程學會眼科專委會全國副主任委員;上海市醫學會眼科分會委員、視覺康復學組組長;上海市醫學會視光學分會副主任委員;上海市中醫學會眼科分會副主任委員;上海市中西醫結合學會眼科分會副主任委員;上海醫師協會眼科分會委員;上海市防盲辦公室主任,等等。
  記者了解到,鄒海東長期致力于眼病的臨床、預防及基礎研究,數年來先后獨立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國家科技支撐計劃子項目、國家衛生部項目等省部級以上科研項目19項,科研視野相當開闊;他多年來已在國內外期刊發表論文170余篇,包括國外SCI雜志70余篇;他還先后獲過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上海市科技進步一等獎、二等獎,教育部科技進步二等獎等17項科技獎勵。目前他還兼任《中華眼科雜志》等7本中華系列雜志的編委。就在前不久的11月18日,鄒海東的《致盲性眼病防治融合體系的創建和精準干預》項目又一舉榮獲“華夏醫學科技獎”二等獎。
  怎樣的經歷使他在眾多青年才俊中脫穎為眼科“少帥”?我試圖探尋一個醫科生從平凡走向非凡的成功密碼!
 
前輩名醫的言傳身教
   
  說起來,鄒海東“根紅苗正”,從小學到高中,一路都是品學兼優的尖子生。
  1991年,他因成績優異免試推薦直升上海醫科大學(現改名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本碩連讀班,這個薈聚了各地“學霸”、學制為七年的臨床醫學班,在旁人眼里,就是未來“名師”“名醫”的搖籃。身處這樣的班級,學業壓力很大,誰也不甘落后,稍有松懈就可能落伍。回憶這7年,鄒海東最為感慨的是學校風氣非常正統,教師們身上有一股傳統知識分子特有的“貴氣”,即生活上再清貧,專業上也一絲不茍,以燭照精神言傳身教。
  上醫大的7年磨礪,交織著理想、憧憬著愛情。生命科學里有巨量的東西需要醫科生“博聞強記”,單單默背巨量枯燥的名詞,就需要付出常人難以想象的時間和經歷,鄒海東學習十分用功,特別是利用好“夜自修”,但他不屬于“書呆子型”,在深度鉆研專業的同時,還盡力開拓知識視野,讓自己的科研視野不至于“狹窄”。正因為鄒海東意識到深度與闊度的辯證關系,也踐行著“勤奮出天才”,憑著自覺和毅力,在7年里贏得“輕舟”度過萬重山。那段時間,他心底的清晰目標,就是做一個有著真才實學的“純粹醫生”。
  攻讀碩士生期間,導師張皙成為他的榜樣。鄒海東耳濡目染中的第一個“純粹醫生”就是張皙,她光明磊落,醫術精湛,堅信救死扶傷就是科學報國,她的“純粹”,表現在樂此不疲活躍在醫院,尤其將時間、精力、情感、理智傾注在病人的眼睛上,她能夠像熟記老友一樣熟記自己治療過的“眼睛”,病人來復診,迎面一湊近“眼睛”,沉積在張老師腦海里的記憶碎片頓時會浮現,她會跟病人談論這雙“眼睛”過去做過哪些手術,幾乎從來沒有差錯,這一點,給了當助手的鄒海東以非常深刻的印象。
  鄒海東談起張皙老師,嘴里蹦出了英語單詞“nice”,他說張老師對學生非常和藹可親,令人很樂意向她討教,無論是專業的,還是生活的,而她關愛學生甚至“像媽一樣”,善于耐心開導,但是,只要一轉到手術話題,張皙就變了一副面孔,變得格外嚴肅,她說,眼球非常精細,需要依靠顯微鏡才能一窺堂奧,而我們做手術,應用怎樣的刀具,什么時候使用干棉或濕棉,每個“細節”必須嚴摳,她一直強調,手術嚴謹而規范,才能實現刀法干凈,不拖泥帶水。張老師的“吹毛求疵”,不止是對于手術細節,也貫穿于整個手術的體系標準和作風精神,這是她從前輩名醫趙東生教授那兒繼承的,也一絲不茍傳授給鄒海東。
  對鄒海東影響至深的,還有許迅教授。鄒海東念碩士的時候,許迅是“小導師”,近年來,他們又共同管理上海市眼科醫院。許教授手術非常精湛,尤其對于眼科科研的發展趨勢更有卓絕的研判力,相比張皙等上一輩名醫,顯示了“時代精神”。當年,當絕大多數眼底病醫生的科研幾乎都聚焦于視網膜脫離時,許迅卻以前瞻的眼光,率領年輕醫生在前人未涉足的糖尿病視網膜病變領域“殺”出一條新的學科方向,并且不斷往深度挖掘,從而攀登了新的高峰,并屢屢獲得國家科學獎項和科研項目。
  醫療的發展是依靠一代代人傳承和開拓的。鄒海東從張皙、許迅等前輩身上看到了精湛醫術和開闊視野,但他又敏銳地意識到,世界上沒有兩條相同的河流,身為世紀之交的“醫學新一代”,自己的醫學科研路怎么走?如何推陳出新,這是他這一代的使命和責任。
   
手術刀尖的“舞蹈”
   
  1998年,鄒海東以優異成績從本碩連讀班畢業,被分配在上海第一人民醫院眼科。
  初出茅廬的鄒海東,經過反復考慮,并且與導師商量后,選擇白內障和青光眼作為自己的臨床主攻方向。為什么,他坦然地說,一方面是因為,白內障和青光眼,在中國有著巨大病人基數,手術需求量非常之大,有自己的用武之地;另一方面,是他看到,當年上海第一人民醫院的白內障和青光眼,相比全市三甲醫院的手術量相對落后,他覺得自己“有責任”。
  他就是這樣一個有著自覺擔當意識、又有雄心做一番事業的新生代醫生。
  從住院“小醫師”到獨立執刀的大醫生,路途漫漫,這是生命科學的特點所決定的。不僅病人害怕找小醫生,就是醫院也不會輕易讓小醫生倉促上陣,前進的道路上關卡一個接著一個。要想成功地逾越,別無選擇,必須老老實實吃“蘿卜干飯”。鄒海東在實習的階段曾經被老師稱為“尖子中尖子”,但面臨成長中必須跨越的鴻溝,他也不例外,必須一步一步切實掌握各種技法。為了真正掌握好“一把刀”,鄒海東的法寶是,認認真真向德高望重的前輩討教,爭先給老師們做手術助理,而每一次做老師的手術助理,如同自己“上陣打仗”,他都會事先研讀病歷,將手術過程中可能發生的各個環節備足功課,一旦站到了手術臺邊,主刀醫師需要什么器械,盡力做到提早準備,有時,甚至與主刀醫師默契到只用眼神交流。
  當然,嶄露頭角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無數次訓練和時間積累,需要切切實實的耐心、恒心和信心。在研習眼球手術的過程中,鄒海東最初是作為助手身份出現在手術現場,親歷一次次的實戰;有時則是看別人的手術錄像,反反復復,不厭其煩地分析錄像里各種細節。他不僅在本院眼科得到各種錘煉,還想方設法“走出去”,到具有學科優勢的其他醫院“取經”。從“小醫生”邁向獨立執刀,考驗著人的專業知識、心理穩定、執刀膽量、現場應變等等,自古華山一條路,只有虛心向前輩學習,不畏艱辛地自我磨礪,才能贏得一次次突破。
  鄒海東告訴我,他吃手術方面的“蘿卜干飯”,細致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他一度像患上強迫癥一樣,無時無刻不在琢磨“開刀的手勢”,什么時候拿刀,鑷子如何使用,止血和縫線有哪些考究之處,左右手如何配合,等等,他樣樣都琢磨個透,甚至前輩執刀的時候是如何習慣性找到雙手支點而保持手指平穩有力的,鄒海東也細心觀察,一一記入見習筆記。
  為了將自己的一雙手也能訓練到臨場保持高度的靈敏和穩健,鄒海東無數次在家里練習使用筷子夾光滑的玻璃彈珠,右手練完了,練左手,常常練得手酸背痛,直到兩只手都能動作嫻熟又準確到位。眼科白內障手術上有一個步驟,是將眼球晶體上一層薄薄的膜撕開,專業術語叫“撕囊”。“小醫生”一開始往往做不精準,鄒海東也有過這樣的困惑。怎么讓自己迅速越過這一難關呢?他無數次在家里采用“土辦法”苦練,他采用針頭在洋蔥皮上一次次地試驗手法;還曾經特地從菜市場買來豬眼,在豬眼上細心地練習用刀的步驟,等等。歷經這樣的自我磨礪,他深刻體會到,做眼科手術,重中之重在于“步驟和動作嚴格規范”。
  鄒海東是勤奮好學的,再加上遇到伯樂般的張皙和許迅,他迅速成長著,也與前輩教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經常在午間吃飯,在圖書館查資料,張皙和許迅會主動關心他的所思所想。正是在他們的鼓動下,2005年,鄒海東利用業務時間讀完了在職博士學位,為以后的科研開辟了更加寬闊的道路。2010年至2011年,已經拿到博士學位的鄒海東,又有幸獲得機會被推薦去德國漢堡做眼科的博士后研究,他跟德國系臨床高手切磋手術,發現德國的醫術之所以能得到世界性聲譽,其奧妙之一也在于“每個步驟非常規范,每個動作力求精準”。
  經歷了近20年眼科一線的奮戰,鄒海東主刀所做的臨床手術,已經積累有近4萬例。他閱“眼”無數,對“眼”的感情也越來越深,他的高超醫術,時常被病人冠以“手術刀尖的舞蹈”,贊許他做過的精微手術干凈利落,品質很高。上海第一人民醫院眼科的白內障手術量,也從當年名列全市三甲醫院第六位,一躍上升到目前的第二位,僅次于復旦大學五官科醫院。對于各地病人源源不斷慕名前來上海找他手術,他感到十分欣慰,也看得更遠。他說,一個醫生如果滿足于成為手術臺上的“一把刀”是不夠的,他從自己主攻的科研項目上已經切實體會到,中國眼病防控不能僅僅著眼于后期的治療,必須將觸角伸向早期,而以人群為基礎、采用現代化信息手段進行早期篩查既術前干預,是對傳統醫療服務的一大突破,是實踐中總結出的“中國經驗”,其造福于人類的意義絲毫不遜色于后期的手術,他說:出于做醫生的良知,我別無選擇,不能只走傳統臨床路,必須探索新路。
 
公共衛生“舞臺”更大
   
  鄒海東所強調的具有“突破意義”的新探索,就是運用“公共衛生”的意識和方法,去拓寬傳統醫學所沿襲的專業道路。聊起他的科研“原點”,他又提起導師張皙。
  那還是1998年,他研究生畢業后剛開始做“小醫生”的時候,有一天,張皙教授跟他聊起,上海長寧區有個北新涇社區在做一個研究項目,為社區老人的眼睛建立體檢健康檔案,他們非常需要醫學科班出身的青年醫師加盟。
  彼時,類似這樣為預防進行社區老人健康建檔,貌似不怎么吸引人,當時也看不出社區健康建檔的學術含量對社會有著多大的意義。但鄒海東愉快地服從張皙教授的提議,他隱約意識到,運用公共衛生的思維進行疾病早期干預,是有新意的,尤其社會邁入了計算機時代,參與“老人眼疾病篩查”能幫助醫院眼科與病人之間建立“直通車”。
  于是,他一頭扎進了北新涇的項目。
  最初的一年時間里,他像跑馬拉松一樣,無數次在第一人民醫院和北新涇社區之間來回穿梭。而北新涇人群眼病篩查項目,是針對社區4萬多名老人進行健康檢查,其中對大約7000名眼病高危老人的眼健康進行“摸底”,并建立檔案。通過篩查摸底研究,鄒海東越來越感到興味盎然,他體會到,老人眼科疾病治療的重頭應該在社區基層,在尚未表現出病痛癥狀的“未病”狀態,譬如眼底早期出血,眼睛初期“飛蚊”,這些看似尚未給病人帶來明顯不適感的時候,恰恰是許多潛在重病治療的最佳時機,就像體檢時發現細微的腫瘤細胞。
  鄒海東還意識到,傾注于早期疾病的發現和治療,所造福于普通人群的重大意義,并不比臨床主刀遜色。正因為有了這樣的公共衛生意識,他開始著手在人群里開展流行病學研究。在人群里,哪些人容易患眼底病?哪些情況下容易發生病變?這些前所未有的病例研究像一個個神秘的山洞,吸引著他去探求真相。他通過對建檔老人進行長期隨訪,得到了許多新鮮的結果。特別令他欣喜的是,他做過兩個“樣本”比較,一組有過早期治療的人群顯然比另一組沒有早期治療的人群,在重大眼病發病率上明顯不同。這個歷時10年的流行病研究,使他明確揭示“眼底病已取代白內障成為致盲的主要原因”,還提出了“眼底病應成為國內今后防盲治盲工作重點”。機會,永遠屬于那些信念堅定并且始終堅持的人。從2000年開始,鄒海東撰寫的研究論文陸續發表,受到了業界普遍關注和高度評價,在他33歲那年,他登上了科研領獎臺——榮獲上海市科技進步獎二等獎。這一獎項,使得他對將公共衛生與疾病治療深度捆綁研究,產生了巨大動力。不久后,他又獲得“銀蛇獎”一等獎,那是上海醫療衛生領域青年人才的最高獎項,2008年,他被破格提拔為主任醫師,那年才35歲。
  少年得志的鄒海東,沒有止步于各種榮譽,而是一次次回歸“初心”。他思考了,如何進一步將社區人群研究規模做大,使更多的社區居民受惠于“未病”干預。他發現,由于眼科專業人才缺乏,過去采取的社區視力和眼病篩查,對于醫療資源的利用不夠科學。為此,他充分發揮了“互聯網思維”,構建更加經濟、更加有效的遠程篩查。具體而言,就是給每個社區配置“硬件”,培訓基層人員承擔視力檢查、眼底拍片、電腦保存等工作,通過互聯網傳輸數據到各區縣對應的定點讀片的二級醫院,眼科專家打開電腦就能靜心查看社區受檢對象的病史、視力和眼底照片等,及時排摸病情,方便定點醫院參與早期病人篩查和治療。如果二級醫院無法解決的大病、重病、疑難雜癥,可以進一步送到三級醫院進行治療。這樣的模式一經推廣,效果顯著,社區居民在離家最近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就可以得到定點醫院眼科專家的初步診斷結果,檢查后去二級醫院復診率明顯提高,由二級醫院向三甲醫院轉診率也明顯提高,社會醫療資源得到了更加有效的配置。原先,全上海眼科醫生十分短缺,社區服務中心、二甲醫院與三甲醫院之間也近乎“隔絕”,通過這樣的篩查模式,不僅一舉突破了這些瓶頸,而且讓更多的老人得到眼病的及時診治。
  2014年,他們創新的“眼病社區數字化建檔-互聯網傳輸-定點醫院讀片-社區轉診-分級治療-社區康復”的健康管理模式項目,一舉奪得當年上海市衛生政策研究類課題成果的第一名;2015年起,在上海市公共衛生三年行動計劃項目支持下,這一科研成果得以廣泛推廣,幾乎覆蓋了大部分城區。如今,上海已有80%的社區配有老人視力檢查和眼底照片等服務,至今已為20余萬糖尿病人建立了數字化眼病檔案,并開始有效讀片和轉診管理。
   
無怨無悔的“雙肩挑”
   
  鑒于鄒海東年富力強,2012年后,上級將臨床、行政、黨務等多項重任托付給他。
  目前,許迅教授與他是一對好搭檔,他倆分別擔任上海第一人民醫院眼科的主任和副主任,又分別擔任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上海市眼科醫院)的執行院長和黨委書記兼常務副院長。
  鄒海東和許迅教授分工合作,齊心協力,通過抓住醫院重點學術發展方向,全力投入臨床、科研建設,優化門診和住院流程,使得住院病人日間手術率達到98%以上。同時,大力精兵簡政,鼓勵一人多崗,以及重新調整內部績效分配和人才激勵機制,使得整個眼科醫院的精神面貌發生大變。作為黨委書記,鄒海東還通過常抓不懈的基層黨建工作,職工教育和培訓,努力提高醫生護士的職業道德和素養,加強醫院行風建設,以一流的醫療服務,擦亮眼科醫院的品牌。2014年,眼科醫院首次躋身上海市文明單位之列。從他擔任眼科醫院黨委書記至今為止,眼科醫院保持著行風問題零投訴的紀錄。
  除了這些工作,鄒海東目前還擔任上海交通大學和南京醫科大學9名博士生的導師。為了保持學術的敏感以及與時俱進,他幾乎沒有所謂的“業余”,從早上6點鐘出門,白天始終忙忙碌碌,晚上無法準點下班。所以,“時間管理”成為他最近特別注重的一個“課題”,他說,我們必須通過“時間管理”將每一小時發揮出最大的效能!
  記者采訪他的那天,鄒海東身穿藏青色西裝,雪白襯衫以及米黃色休閑褲,臉上流露著沉穩、堅毅和自信,交流起來思路十分清晰。聊起醫療人生,他說,不管今天執業環境是多么不堪,但我內心要保持定力,就是做有真才實學的醫生以及醫院管理者。說起醫院管理,他深感醫院的改革發展,需要一批既熟悉醫療業務,也善于調動資源的管理者,他說,趁著自己還年輕,在堅定追求業務研究方向的同時,騰出時間多承擔一些醫院管理事務是義不容辭的,所以他在平日里安心做著繁瑣的行政和黨務工作,將門診和手術的時間經常安排在周末,集中進行診治或手術,工作強度可想而知,他卻毫無怨言。
  鄒海東生于1973年,他的身上,洋溢著新一代學科帶頭人的精氣神!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下载秒速时时 nba比分直播球探网 麻将玩法介绍视频教程 海王捕鱼官网鱼兑换码 做广告招商怎么赚钱 北京四合院民宿赚钱么 江苏7位数 太原做什么可以赚钱 30选5 毫纤堂本草植物茶现在代理还赚钱 球探网篮球即时比分 养赛鸽赚钱嘛 91千炮捕鱼机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切换到旧版 四川快乐12 把自己家改造成赚钱的场所 新疆2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