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環球 > 正文

印度“選舉戰略師”大行其道

日期:2019-07-17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 “縱觀(普拉桑特參與的)所有選舉活動,他似乎只受利益驅動,為的只是讓自己和自己的團隊獲得最大化利益。” “PGurus”網站稱,“這與軍事雇傭兵的追求沒什么兩樣——只要看到理想價格,什么客戶都不會拒絕,什么任務都會接受。”
撰稿人|吳 健 辛 星

  納倫德拉·莫迪,本世紀以來印度最有權威的政府總理,正引領這個年輕的大國向世界舞臺中央邁進,而且在剛剛結束的日本大阪二十國集團峰會上,莫迪將其變成傳播“印度傳奇”的絕佳舞臺。但據《印度斯坦時報》《印度教徒報》等媒體最新報道,贏得不久前議會選舉的莫迪及其領導的人民黨卻惴惴不安,因為那場勝利存在“后遺癥”。據圈內人士稱,對人民黨權力地位構成威脅的政黨正積極整合,而他們的“軍師”是神秘人物普拉桑特·基肖爾(Prashant Kishor),此人在過去10多年來的眾多印度政治選舉中神機妙算,拔城奪寨,以至于跑政治的印度記者形容他為“操縱和毀滅總理的濕婆(印度教主神名)”。


“伯樂”選莫迪


  1977年出生的普拉桑特本是一位公共健康專家,在進入政治選舉領域之前曾在聯合國工作過八年時間。但對政治和數據分析技能的熱愛,讓他最終跨界進入政治咨詢和競選戰略制定行業。

  “一場政治選舉通常需要幾個月甚至更長時間,這就使每個選舉戰略師都有足夠的時間為其服務對象量身定制屬于自己的競選策略。”《印度快報》在介紹選舉戰略師這個行業時稱,“通常情況下,戰略師們會在選舉前半年開始為服務對象(參選政治家或政黨)提供全程服務,在歷史分析、數據歸納、實地調查基礎上為他們制定選舉技巧和策略,并建議服務對象及其工作人員配合實施。”

  普拉桑特決定跨界后的第一戰,就選定了莫迪為合作對象。2011年,莫迪準備競選第三次連任古拉吉特邦首席部長。對當時所有政治人物篩選一遍的普拉桑特認為他的希望非常大,遂花費了兩個多月時間研究了大量選舉數據,然后給莫迪寫了一封自薦信,同時附上了自己寫的一篇選舉論文。后者仔細閱讀信件和論文后大為折服,決定讓普拉桑特加入選舉陣營,正是在普拉桑特幫助下,莫迪在2012年的古拉吉特邦選舉中所向披靡,沒有任何懸念地第三次坐上該邦首席部長寶座。

  首戰成功讓普拉桑特信心倍增,決定讓自己的政治咨詢事業走上正規化道路,遂于2013年召集了大約200名來自印度各頂尖大學的年輕人,組建“支持負責任的政府公民組織”(CAG),準備在2014年的印度大選中全力以赴,通過支持莫迪打響自己的名聲。大選前,普拉桑特殫精竭慮發起了一系列旨在打造“莫迪品牌”的選舉營銷活動,比如“喝茶聊天”和“團結雕像”等社交媒體干預活動。他還重金聘請高科技公司為莫迪制作3D全息影像,以展現莫迪進步人士的形象。為防止莫迪在公眾面前說錯話,普拉桑特甚至還要求他接受專門的媒體受訪技巧。

  最終的結果當然是旗開得勝——莫迪領導的印度人民黨在大選中獲得282個席位。自1984年以來,還沒有哪個政黨以如此高的多數票上臺執政。普拉桑特也因此贏得“莫迪最信任的戰略師”之名。


絕不會給必勝承諾


  從心理學的角度看,兩個都充滿控制與塑造欲望的強人是不可能長久結盟的。果然2014年大選之后,望著聲名日隆且乾坤獨斷的莫迪,普拉桑特感到繼續和他走下去沒有前途,甚至淪為“炮灰”,因為充滿印度教民族主義狂熱的人民黨缺乏政治容忍度,但凡遇到選舉挫折,作為戰略策劃師的他,保不齊會作為替罪羊“干掉”。于是,他拿著豐厚的傭金遠走高飛,2015年,他把“支持負責任的政府公民組織”重組為“印度政治活動委員會”((I-PAC),準備向全國范圍的所有政治人物敞開大門。

  第一個找上門來的是莫迪的老對手、人民黨(聯合派)領導人尼蒂什·庫瑪爾(Nitish Kumar)。普拉桑特沒有因為庫瑪爾曾是莫迪的對手而將其拒之門外。相反,他和他的團隊毫無保留地向庫瑪爾提供了咨詢和建議,幫助人民黨(聯合派)贏得2015年比哈爾邦選舉。據傳,普拉桑特直接用之前為莫迪輔選獲得輿情數據制作“競選心理模型”,可謂“順風順水”。2016年,普拉桑特團隊徹底脫離人民黨,受阿馬林德·辛格(Captain Amarinder Singh)邀請加入國大黨選舉陣營,準備在旁遮普邦選舉中助后者一臂之力,結果國大黨在該邦當年的選舉中取得歷史性勝利。喜出望外的辛格當然將這一切歸功于普拉桑特及其帶領的團隊。

  不過政治選舉戰略師這個行當里從來沒有常勝將軍,戰略師為了維護名聲,也絕不會給客戶做出必勝承諾。“利用我們的專業知識,我們一般能保證候選人的投票份額增加4%到6%,”印度“政治邊緣”政治咨詢公司創始人薩烏拉比·維亞斯在接受印度政治分析網站“PGurus”采訪時說,“通常來說,當我們與政黨合作時,5%的優勢就足以保證他們組建新政府。但這絕不是一個必勝的承諾,我們也不會向他們做出這種承諾。”

  入行五年多且戰績輝煌的普拉桑特同樣也非百戰百勝。2017年,普拉桑特團隊在北方邦選舉中再次出手,試圖幫助國大黨戰勝人民黨。北方邦是印度人口最多的邦,此前一直并非人民黨地盤。普拉桑特團隊分析后認為只要國大黨配合到位,獲勝不成問題。但問題就出現在“配合”上——一直在北方邦執政的國大黨認為獲勝理所當然,所以對普拉桑特提出的選舉理念和建議采取了不配合態度。結果雙方都走了麥城——國大黨在選舉中被人民黨以壓倒性優勢戰勝,普拉桑特的選舉戰略師生涯也首嘗敗績。


“最昂貴選舉”紀錄


  放走了普拉桑特的莫迪并沒有忘記給自己尋找一個新的“選舉軍師”。在莫迪身邊工作的印度人民黨干部透露,阿米特·夏哈(Amit Shah)已成為普拉桑特“完美的替代者”。莫迪及其領導的人民黨能在不久前結束的議會選舉中獲勝,夏哈功不可沒。

  “毫無疑問,莫迪是印度最受歡迎的領袖,”人民黨干事拉姆·馬哈夫(Ram Madhav)說。“不過,要把他的超高支持率轉化為實打實的選票就需要縝密計劃與執行。夏哈幾乎完美地做到了這一點。”

  據悉,夏哈為莫迪制定的選舉策略,除了堅持要給印度人帶來好日子的親民路線外,還特別把國家安全事務單列出來,在指責最大反對黨國大黨“懦弱且優柔寡斷”的同時,把莫迪打造成不會向少數宗教極端分子和死敵巴基斯坦讓步的強勢領導者形象,從而為人民黨爭取到大批民族主義選民。

  另有分析稱,夏哈的成功并不代表“普拉桑特時代”的離去。“他只是在制定了正確(選舉)策略的同時,獲得了充足的資金支持。”新德里媒體研究中心在報告中說。該中心的一項調查顯示,此次印度大選幾乎是2014年莫迪首次當選總理時的兩倍,共花費80多億美元,超過美國的2016年大選創下新的世界最貴選舉紀錄。“其中,莫迪所在的人民黨具有明顯的經濟優勢。據估計,該黨在這次選舉中的支出超過45億美元,約占選舉總支出的55%。”這些資金,大都直接或間接通過夏哈之手,花在了社交媒體和廣告宣傳上。

  不過分析人士提醒,依靠選舉戰略師“制造總理”的做法長久來看并不可取。德國柏林心理學大學校長西格弗里德·普賴澤爾表示,印度政治家要想在競爭中占據優勢,更應該提供“令人信服的、清晰的和可理解的解決方案”,而非借助選舉戰略師的刻意包裝。

  “只有提供正確解決方案,才能消除人們一些不確定感。”他說,“如果印度政治能夠減少不確定性,人們就能夠進行多樣化思考,這對國家有好處。”


“政治雇傭兵”只講利益


  “PGurus”網站認為,普拉桑特們雖然美其名曰“選舉戰略師”,但實際上卻與“政治雇傭兵”無異。“他們沒有政治信仰,隨時可能會因為利益原因轉換門庭。”網站稱,“2011年以來,普拉桑特曾出入多名政治家的競選陣營,并未因為他們的黨派歸屬而拒絕邀請——上一年他還是人民黨的座上賓,下一年卻出現在國大黨陣營內。這一切,皆因客戶給出的難以拒絕的價格。”

  2018年10月,普拉桑特被庫瑪爾任命為人民黨(聯合派)副主席,成為黨內僅次于庫瑪爾的重要人物。但這并不妨礙他繼續與黨外人士接觸,比如草根國大黨主席、西孟加拉邦首席部長瑪瑪塔·班納吉(Mamata Banerjee)。《印度快報》報道稱,這幾個月來,瑪瑪塔向“印度政治活動委員會”支付了足夠的代價,預訂了幾年之后與普拉桑特的合作。后者將為草根國大黨參加西孟加拉邦選舉制定策略,同時借助大眾傳播等手段為瑪瑪塔重塑形象,讓她變得更親民、更有職業素養,以贏得選民支持。

  “縱觀(普拉桑特參與的)所有選舉活動,他似乎只受利益驅動,為的只是讓自己和自己的團隊獲得最大化利益,” “PGurus”網站稱。“這與軍事雇傭兵的追求沒什么兩樣——只要看到理想價格,什么客戶都不會拒絕,什么任務都會接受。”

  “PGurus”網站認為,對普拉桑特和他的團隊來說,重要的是把客戶通過“制造總理”活動送上權力寶座,至于過程中是否欺騙了選民、客戶執政后是否一心為民完全不在他們考慮范圍之內。比如他當年選擇支持莫迪,并非認為后者擁有非凡的執政能力;在旁遮普邦選舉中選擇支持阿馬林德·辛格,絲毫沒有考慮他所在的黨派“無能、腐敗”的名聲;即將與普拉桑特展開合作的瑪瑪塔也不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外界認為,她治下的西孟加拉邦種族主義嚴重,并且充斥著暴亂、政治謀殺和獨裁。

  “但這并不妨礙普拉桑特接下他們的訂單,” “PGurus”網站稱。“印度選舉并非嚴謹的火箭制造和發射科學,期間‘政治雇傭兵’們可以通過收買、愚弄等手段達成目的。”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下载秒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