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廣域 > 正文

安國路的咸肉菜飯

日期:2019-07-31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撰稿|崔 立(上海,公務員)

  

  朋友圈的一個朋友,曬了幾張照片,咸肉、菜飯,炒菜飯的大鐵鍋,照片下首的定位地址:唐山路安國路,我蒙住了。

  10多年前,我在那里的老公房住過。沒有衛生間,廚房是公用的,發黃發黑的油膩,一間七八平方米的房間,老鼠無論白晝還是晚上,都可以肆意地攀爬。

  那時的工作日,我是無比忙碌的。公司的年輕老板,總喜歡給我們開會,暢談美好的未來:“將來,我們要做上海乃至全國的綠化工程翹楚,壟斷上海苗木市場,還要上市……”為了實現老板的偉大愿景,哪怕是到了午間,也是簡單吃口飯。

  只有到了周六周日,我是快樂、放松的。還有美食在等待著我。

  那個局促壓抑的小房間里,我可以睡到大中午,然后聞著幾十米遠的咸肉菜飯的香味醒來。我可以穿著睡衣,趿拉著拖鞋,打開門,很隨意地走到安國路的大門口。

  那里的大鐵鍋里,一準是滿滿的一鍋泛著誘人油光的咸肉菜飯,旁側一塊塊切得齊整,同樣誘人的肥瘦相間的大咸肉,再有一大盆濃濃的豬腳黃豆湯。

  總有好幾個人,坐著,或是蹲著,筷子在不停攪動著碗里的菜飯往嘴巴里塞。

  攤主是個中年男人,看到我,說:“還是老樣子嗎?”

  老樣子,是我每次必點的全套:菜飯、咸肉,加豬腳黃豆湯。

  攤主把飯打在早已備好的飯盒中,再合上。再是一塊大咸肉。最后打包湯:先把湯舀在一個小保鮮袋中,扎好,放在泡沐盒子里,再套上一個袋子。打包時,有吃完菜飯的人把錢扔進了旁邊的錢罐里,硬幣發出碰撞的聲音,很輕脆。

  那人說:“老板,錢付了啊。”

  攤主頭也不抬,說:“好。”

  現在,朋友圈的曬圖,又一次勾起了我對安國路的咸肉菜飯的回憶。找一個陽光燦爛的午間,我一定要重溫下咸肉菜飯,再問問老板,還認得我嗎?以前經常買你的咸肉菜飯,這些年還念念不忘的人。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下载秒速时时 全年三尾中特 七星彩开奖直播电视台 中国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平台是多少 全民福州麻将怎么进去 pc蛋蛋登录 北京pk拾手机app排行 三分彩全天480期计划软件 安徽快3基本二码遗漏 快乐赛车开奖历史结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融资平台 微乐河南麻将开挂破解版 陕西快乐十分规则 云天华成配资 11选五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